王明刚:大山深处那支不灭的红烛

首页 > 专题荟萃 > 2016襄阳好人榜 > 2月 襄阳文明网 2016-03-16

  “燃烧了自己,照亮了别人。”自古以来,人们一直这样称颂老师的红烛精神。南漳县肖堰镇高峰观音岩教学点教师王明刚,就如大山深处一支红烛,在此燃烧了36个春秋,他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无私地奉献给了大山的孩子们。8月3日,王明刚作为南漳唯一候选人,被推荐为“襄阳市十佳师德标兵”。

  矢志不渝 执着奉献

  1979年,王明刚高中毕业来到观音岩桃源垭教学点上班。学校只是当时生产队的一间仓房,干打垒式的房屋破烂不堪,9名复式班学生参差不齐,桌凳都是石头垒起来的,连厕所都没有。王明刚与生产队里的社员们一起人拉肩扛,平整场地出渣土,钉课桌修门窗、盖房顶垒厕所,建起了学校。他在这里一呆就是17年。

  桃源垭教学点撤销后,王明刚转入观音岩村小继续任教。观音岩村小位于漳河源头,地处薛坪、板桥、巡检、肖堰四镇交界之地,山高路陡,沟壑纵横,荒芜人烟。距县城100多公里,是典型的老、少、边穷地区,距离最近的集镇也有30余公里。唯一的通村公路,2015年7月才刚刚修通。

  教室依旧是干打垒式土坯房,相对桃源垭教学点宽敞了许多,并相继有了木质课桌凳及简易教具。平整了篮球场,安装了木质篮球架,垒起了石头乒乓球台,竖起了木旗杆,终于有了一所真正的学校模样。2008年,学校又搬入村委会一间办公室,王明刚和学生便在砖木结构的教室里上课。

  由于地处边远高寒山区,观音岩村小经常缺水停电。停电了,王明刚就找来煤油灯,在浑浊的光线下改作业、写教案。缺水了,王明刚就找来“背桶”,到离校5公里外的长沟去背水。每遇冬天枯水期,王明刚就背着“背桶”,提着水壶,到更远的漳河去取水,以保证学生有水喝。学校没有食堂,中午学生只能啃冷馒头喝生水。为了让学生吃上热饭,王明刚每天中午就在教室外的空地上,支一个“三角”,烧水热菜,煮面条。1996年,王明刚的父亲身患重病住院三个多月。他把伺候老人的事,托付给妻子,没有耽误一节课。遗憾的是,父临终时,王明刚正站在讲台上给学生讲课。

  2013年春,王明刚头疼反复发作。经诊断,医院确诊为脑梗塞,医生建议住院治疗。学生怎么办?课谁代呢?一连串的问号顿时让王明刚很是为难。沉思片刻,王明刚给医生讲明情况,开了些针药,带回学校。白天上课,晚上吃药打针、备课批改作业。

  老支书都正宜说:“30多年来,王老师从没有无故放过一天假,从没有因私事耽误学生一节课。每逢刮风下雨,总是见他背着学生,拉着学生,往返在上下学的路上……”每每说起王明刚,父老乡亲们都交口称赞,感谢他的执着坚守,让边远山区的孩子能在家门口上学。

  王明刚也有过出山的机会。2015年春,王明刚的学生都正行回乡探亲,看到昔日的老师依旧战斗在边远山区,这位已当上老板的学生便高薪聘请他到自己公司上班,但被王明刚婉言谢绝。

  为了儿子的婚姻,妻子反复给王明刚做工作,要求能早点儿搬出大山。王明刚说什么也不同意:“要搬,你和儿子搬。我搬走了这些学生怎么办?”如今儿子、儿媳妇、孙子、妻子都进了城,唯独王明刚依旧留在大山,守护着他心中的那一盏红烛。

  以人为本 关爱学生

  2008年秋季开学,学生敖耀珍一直没来学校报名。放学后,王明刚翻山越岭,打着“火把”赶了十多里山路来到敖耀珍家。走进门,孩子的父亲含着泪水说:“老师,我的孩子书怕是读不成了,她妈妈去世的早,孩子也缺乏家教,我从小抚养到这么大,实在是有苦难言,我也想让她多念几年书,可是无法请到一个合适的人帮忙照管,只好把孩子带到矿上去玩。我不出去打工,家里没有任何收入,生活就没有指望啊!”听了家长这番话,王明刚非常震惊。

  敖耀珍的父亲由于长期在煤矿挖煤,患有严重的风湿和腰椎病,腿脚也不灵活。母亲还在敖耀珍没满月时就患疾病去世。这些年,敖耀珍一直借住在东家过三天,西家过两天,过着流浪生活。王明刚一边做着敖耀珍父亲的思想工作,一边郑重地向他保证,敖耀珍的托管问题、生活住宿他都会想办法解决。白天,王明刚用摩托车带着敖耀珍去上学,晚上回家又帮忙洗衣服,补习功课。这样既当爹又当妈还当老师,王明刚一坚持就是两年。年关,孩子的父亲打工回来,硬是塞给王明刚1000元的生活费。王明刚说,给娃子买几套衣服吧!

  2012年秋,班上来了一个叫赵瑞的男孩,个头看起来还蛮高,可路都无法走稳当,口齿也不清楚。这样的孩子在学校,安全是个大问题。王明刚很是不放心。抽放学的时间,王明刚专访了这名特殊的学生。得知该生患先天性脑瘫,还做过穿刺手术,中枢神经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所以大脑比较迟钝,腿脚也不灵活,话都说不清楚、自理能力也很差。个人卫生不好,浑身一股味,同学们都不愿接近他。

  孩子已经很不幸了,老师学生若再疏远他,这学生将来的成长更是困难。回校后,王明刚特意召开班会,给同学们讲互相尊重,互相爱护、共同进步的道理。课间有意做一些趣味游戏,让赵瑞也参加。吃饭、喝水、如厕等基本生活常识,王明刚手把手的教他。长期的训练让赵瑞自理能力明显提高了,简单的知识也能慢慢接受了。看到赵瑞的进步,王明刚内心感到无比欣慰。“对特殊的孩子,我们必须用更多的爱去拂拭其心灵,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希望,也要努力去争取,决不能因为自己没有尽到责任而后悔”。王明刚老师如是说。

  在观音岩村,外出打工是很多家庭的唯一收入。村里的孩子,或跟随爷爷奶奶,或被寄养在亲戚家。有学生感冒发烧了,王明刚二话不说送卫生院检查治疗,既垫医药费又承担伺候任务。2010年秋,孤儿王志恒不小心把腿摔伤。王明刚为其付医药费3000多元,还把他接到家里住宿达半年,天天背着去上学。36年来,王明刚资助或者帮扶的学生不少于100人,费用高达2万余元。“从教以来,我虽然经历了很多风雨,但看到更多的是彩虹,每年我都能接到远在他乡的学生来信,他们在信中热情洋溢的话语,更增添了我对教育事业的执着”。在王明刚老师日记本里,记者找到了王明刚像父母一样照顾学生的答案。

  爱岗敬业 精益求精

  随着学校布局的调整,观音岩村小现已成为一个教学点,隶属于高峰完全小学,两地相距15公里。该教学点目前仅有一个教学班,共18名学生,其中学前班10人,一年级6人,二年级2人。学前班、一年级、二年级三级复式,课头达三十几个之多。上了音乐、劳技,又上美术、体育。王明刚一人扮演着学校的多重角色,既是炊事员、保姆、保安,又是校长、教师。为了减少劳动强度,村书记赵明永建议隔年招生。王明刚依旧按照年龄要求开班招生。

  2010年,二年级只有赵宏超一个学生,家长主动要求留级再读一个一年级,高峰完全小学校长也建议学生转入该校就读。王明刚考虑到学生小,留级耽误娃子前程,到高峰完全小学读书路途遥远,还是为赵宏超单独开设一个二年级,手把手教一个年级一个班一个人的特殊学生。

  走进观音岩教学点教室,作息时间表、课程表、周工作安排表,应有尽有。学生档案、学校公物、报刊图书、教具器材管理的有条不紊。学校工作计划、德育计划、安全教育计划安排得细致合理。作业批改记录、学生家访记录、学生成长记录各项记录齐全详实。上级文件装订的整整齐齐,便于翻阅和查找。语文、数学、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等各科备课细致实用。翻开学生作业,可以清楚看出学生的学习态度都十分端正,书写认真工整规范,红色笔迹,无论是改符号,还是评价意见都一丝不苟。教室的学习园地里,学生的手工制作、表扬与警示、学生的作业展,每一个细微之处,无不透视出王明刚的心血和汗水。

  学校仅有一块黑板,一张讲桌,一台电视,学生从3岁到9岁参差不齐,王明刚为了让这些学生把一些抽象的内容学得会,听得懂。经常发动学生和教师一起制作教具和学具。用白纸做生字卡片,用小木板钉制小黑板,用纸壳剪长方形、正方形,用泥巴捏成各种动物的模样等等。将这些土教具贯穿于教学之中,不仅大大激发了同学们的学习热情,同时赢得了家长们的好评。2013年4月,二年级学生任栋梁突然从教室门口纵身一跃,跳到了公路的中间,恰逢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骑着摩托车飞驰而过。王明刚见形势不妙,一个健步跨过去,一把把学生猛抢了回来。那小伙子猛的一刹车,向前蹿了两米多远,把王明刚也撞到在地。“老师,没事吧!今天真是多亏你了呀,不然我就闯大祸了!”。“是啊,从学校门口经过一定要减速慢行”。事后,王明刚在教室门口一米远之处安上栏杆,并立上了“学生出入,减速慢行”的安全标识牌。同时,邀请家长每天按时接送学生。有时没有家长接的学生,他就亲自送上门。安全、教学两手抓,两不误。

  王老师虽已临近退休,但他仍然不甘落后,不断学习,与时俱进。在他的办公桌上,经常存放着几摞厚厚的书籍报刊,有新课程新理念的,有师德建设和法制教育的,还有小学语文、数学等学科教学的。几摞学习笔记、教育心得和教学反思等,记录着他对教育教学的研究与思考。每周,他按规定的时间,骑着摩托车到15公里之外的高峰完全小学参加集体备课,公开课等教研活动,不断地更新自我,超越自我。

  如今,当年青涩的王明刚已过不惑之年。为了山区的孩子们,他仍旧像一支红烛,默默地燃烧,把自己的青春和全部的爱献给了山里孩子,献给了生他养他的大山。未来的路上,王明刚仍将继续恪守着自己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”诤诤誓言,燃烧自己,照亮深山的每一位孩子。

  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,王明刚老师用山区教师的敬业精神,在大山深处谱写了一曲感人至深的红烛之歌。

责任编辑:代丽思

鄂公网安备 4206020200001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