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步发:一心护好这片林 苍翠林海写春秋

首页 > 专题荟萃 > 2016襄阳好人榜 > 1月 襄阳文明网 2016-03-15

    宜城市流水镇团山林场,是全市唯一的一家镇管林场。

  这个林场先后两次受到国家林业部表彰,被评为“全国先进乡村林场”,荣获“全国乡村林场全面质量管理奖”。

  这里森林覆盖率超过95%,活立木蓄积总量达3万立方米。

  胡步发,团山林场场长,共产党员,在这片山林里已坚守41年。他耕锄荒山不止,种树护林不辍,为大地带来盎然春意。

  41载如一,守护山乡绿色

  4月的宜城农村,一片生机勃勃,随处可见田地里忙碌的农户。从宜城市区出发,车行约1小时后,满眼葱茏跳入眼帘,满山翠绿沁人心脾,团山林场到了。

  从碎岩片铺就的山路蜿蜒而上,香樟树掩映了几间平房,胡步发和他的伙伴们居住于此。

  房屋的样式、斑驳的外墙、隐约可见的标语,告诉我们这些建筑建于上世纪70年代。

  初见老胡,有些出乎意料:出生于1955年的他已近花甲,却满头黑发,精神矍铄。“山里的水土空气养人,身体好着呢!”老胡说话一脸笑,脸上的皱纹深刻,如一道道沧桑年轮。

  老胡现在一个人住在山上,房间里不过一张床,一张写字台和一个五屉柜。旁边的房间是他的“办公室”,几个小凳,一张简陋的茶几,最显眼的就是最里面桌子上“全国先进乡村林场”、“全国乡村林场全面质量管理奖”等十几块奖牌。

  住山的日子越久,老胡的日子过得愈发简单。屋旁菜园里拔两棵青菜,丢一把白面,就是他的一顿美食。更多的时候,天没亮他揣着干粮就出门,渴了山洼里掬一捧水喝,晚上摸黑才回来。

  胡步发告诉我们,这里原是一片荒山野岭,“满山的茅草刺丛,见不到一棵像样的树。山上都是硬石头,一把新锄头挖不了几个树窝子就要报废。”

  1974年,胡步发先是被父亲送到槐子湾林场参加林业大会战,后来和伙伴们转战来到团山林场,从此与这片山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住的是茅草窝棚,吃的是酱豆豉水泡饭,一天下来要挖200个树窝子,完不成就得摸黑加班。还没两年,当初的队伍剩下不到一半。

  胡步发当时也想走,“可一想到还有5个弟弟要吃饭要读书,家里需要挣钱的劳动力,我只能留下。”

  这一留就是41年,老胡亲手种下的树,已不下3万株。看着荒山一点点变绿,他再也舍不得离开。

  如今这片林场,7000多亩的混交林郁郁葱葱,连绵起伏。哪里有杂草,哪里有沟壑,哪里有道路,胡步发都清清楚楚。附近村民说,老胡就是这片山林的“活地图”。

  守林护林,诠释男儿本色

  胡步发说:种树,守山——他这辈子就干了这两件事。

  造林还要护林。

  一把镰刀,一把锄头,是胡步发每天巡山必带的工具。常年两双解放鞋换脚,每天起早摸黑,徒步近30公里,山林里难得见个人影儿,做伴的唯有冬日里的山风呼啸,春天里的鸟虫鸣唱。

  胡步发说:上世纪80年代初,乡亲们烧饭取暖都喜用柴火。越是天寒地冻的时节,上山砍柴的人就越多。

  老胡和护林员们晚上轮班抱着被子到树下睡觉,守护林场。每次抓住砍柴的人,他们都要和对方讲林子的重要。

  2006年11月的一天,天黑临近收工时,老胡听说有人正在砍树。他跨上两轮摩托车就往山里赶,由于山路湿滑,人又心急,不慎连人带车摔下山坡。

  一个多小时后,大家赶来把老胡送进镇上的卫生院。老胡的右胸摔断4根肋骨。住了一个星期院,老胡又悄悄跑回林场,“哪怕不能巡山,我在山里呆着心就踏实。”这一个星期,是老胡41年来离开林场最久的日子。

  很多乡亲们渐渐理解了他们,发现有乱砍行为也会出来劝止。老胡说:“最近几年,这里盗伐现象几乎绝迹。”

  每年11月到次年4月,是山火高发季节。那期间,到镇上买点家用,老胡都要挑下雨的日子出门,放晴之前一定赶回来。

  现在林场里随处可见树干上贴着“禁止吸烟”“严禁砍伐”等标语,这都是老胡自己拿着毛笔写好后,一张张贴上去的

  每天凌晨时分,在林场制高点瞭望四野,防止出现山火隐情,这已成了他的习惯。

  以身作则彰显党员成色

  流水镇是“湖北西瓜第一镇”,当地老百姓靠着西瓜产业发家致富,在宜城当地算得上是富裕乡镇。然而,在团山林场,除了老胡,还有5户人家,每年领取着并不是很高的工资。

  是什么让这些人甘愿陪着他守护这片山林?林场会计徐贵成的话给出了答案:“老胡是老党员,人实在,干事一股子劲儿,让人不得不服,也愿意跟他干!”

  宜城市林业局办公室主任王峰告诉记者:“整个林场森林覆盖率达95%以上,蓄积总量达30000立方米,创造经济价值数千万元。说起对事业的坚守和执著,老胡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”

  团山林场是镇管林场,没有国有林场的体制,最困难时连护林员的补贴都发不下来。老胡没向镇里叫过苦,有一年,他硬是找亲戚朋友借钱,解决大家的困难。“有时遇到犯难的时候,我也想不干算了,可一想咱不还是党员吗,还得继续干下去。”说起困难,老胡并没有过多的话。

  什么事情,老胡都干在前面,“不说别的,这么多年来,老胡用坏的镢头,穿坏的解放鞋,放在墙角,可以堆一大堆。”护林员李家国说。

  如今,老胡的一儿一女都从名牌大学毕业,先后在武汉成家立业,女儿今年即将拿到博士学位。熟悉的人都说:“种树、育人,老胡都占了。老胡的孩子能成器,都是他言传身教的结果。”

  采访时,正碰上老胡的老伴带孙子来看他,“他大半辈子心思都在这树上,哪在儿女身上。我们劝他多次到武汉去住,可他始终不干,如今孙子都1岁多了,他都不得闲帮孩子们带。我这次专门带孙子来看他,可儿子说了,不要超过1个星期,山上没有小孩子,怕对孩子成长不好。”

  老胡的老伴这几年去武汉帮带孩子后,老胡就一个人住在林场。“原本去年春节说好了去武汉过年的,可到了腊月二十九,天都干得不见一滴雨,新补种的树苗得浇水也离不开人。过年扫墓上坟的人多,一不留神引发山火就麻烦了。”老胡最后还是选择一个人在山上过春节,这已是他连续第四年这样过的春节。

  老胡的事迹引起宜城市的重视。去年,宜城市委书记李诗来到林场看望老胡,表扬他传递了社会道德正能量,是优秀模范党员典型。老胡也光荣当选为2014年“最美宜城人·岗位标兵”。

  眼看到了退休年龄,可以去和儿女们团聚了。可对退休这事儿,老胡有些失落,“人老了,总得有人来接班。我真心舍不得这片山和林子,只要林场需要我,我宁愿哪都不去,把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山林巩固下去,留给子子孙孙。”

责任编辑:代丽思

鄂公网安备 4206020200001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