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月深处的晨钟暮鼓

来源:襄阳文明网  责任编辑:代丽思  时间:2018-05-24
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,市博物馆在昭明台举行复原晨钟暮鼓的仪式。 全媒体记者 安富斌 摄
身着古装的鼓手激情满怀地擂响位于昭明台顶楼的大鼓。 全媒体记者 安富斌 摄

  5月18日是国际博物馆日,这一天,市博物馆在昭明台前举行了盛大的纪念活动,引得人们竞相驻足。特别是市博物馆精心设置了“重现古城晨钟暮鼓”环节,当身着古装的钟鼓手,激情满怀地擂响位于昭明台顶楼两侧的巨钟大鼓时,洪钟大吕的铿锵声韵响彻襄阳古城上空,把整个活动推向高潮,也把人们的思绪带入遥远的时空。

  在古代,钟鼓楼是城市的重要建筑。古时没有钟表,日晷、刻漏、更香等授时、计时工具也是由官方垄断管理,所以每个城市都需要一个统一的报时系统,这是日常生活的需要。同时,钟鼓还起到警戒、提示城门启闭的作用,这也是政治的需要。现在,城市钟鼓早成绝响,古时时间如何报?钟鼓如何敲?现代人已经非常隔阂,借这次晨钟暮鼓的复原,让大家重新体味传统钟鼓文化,再现古代城市生活场景。

  晨钟暮鼓是一种定时敲响钟鼓的仪式,一般运用在城市以及寺庙之中。晨钟暮鼓这四个字,很多人一看,望文生义,就认为是清晨鸣钟,黄昏敲鼓,实则不然。在这里,古人将晨钟暮鼓并称,事实上是使用了“互文见义”的修辞手法,意思是晨、暮之际击鼓敲钟,并没有限定清晨只能敲钟,黄昏只能击鼓,而是一旦敲响,往往是钟鼓齐鸣。

  城市钟鼓的作用主要是报时。清代乾隆前,钟鼓楼昼夜报时,乾隆后,往往只敲五更。“更”的叫法始于汉代,是汉宫中夜间值班人员所分的五个班次,因为按时更换,更换五次,所以就叫做“五更”了。五更跟我们现代时间的关系是这样的:

  一更天:戌时 19:00–21:00;

  二更天:亥时 21:00–23:00;

  三更天:子时 23:00–01:00;

  四更天:丑时 01:00–03:00;

  五更天:寅时 03:00–05:00。

  一般,晨钟暮鼓只在一更天的戌时和五更天的寅时敲响。

  晨钟暮鼓怎么敲?敲多少下?这就有讲究了。不管是城市还是寺庙,钟鼓齐鸣都有一个定数,那就是一百零八响。民间俗称:“紧十八,慢十八,不紧不慢又十八。”鼓在前,钟在后。

  当黄昏来临,鼓声敲响,先是比较慢的十八下,提示人们,天色已暮,城门即将关闭,接着是比较快的十八下,再接着是快速的十八下,一声比一声急促,催促人们赶紧办完手中之事,要出城的抓紧出城,要进城的加快脚步。鼓声一共五十四下敲罢,街上要行人断绝,所以又称作“净街鼓”。随着最后一声鼓点的短促一顿,钟声则做好了准备,依照着鼓声的节奏,也敲五十四下。这样就是一百零八响。钟鼓声停歇,一更天到来,这就叫做“起更”或“定更”,也就是说,用钟鼓声确定了夜晚的来临。一百零八响也是有讲究的。一般来说,将钟鼓声设定为一百零八响,首先是古人对“三”“九”等阳数的崇拜,其次它又代表了一年十二个月、二十四节气和七十二候(古人以五天为一候)的相加,是人们对宇宙万物生生不息的朴素认识。

  定更之后,并不是每个更次都要钟鼓齐鸣,那样就成了扰人清梦了,所以与之相辅助的则是更夫的巡夜活动。而到五更天结束时,凌晨五点,钟鼓再次鸣响,再次重复“紧十八,慢十八,不紧不慢又十八”的节律,而相应的城门也随着钟鼓的节奏缓缓开启,勤劳的人们可能已经在这个时候起床,准备一天的事情了。城市也似乎被钟鼓所唤醒,焕发出新的朝气,迎接新一天的朝阳。

  看了这次复原晨钟暮鼓的仪式,很多人还有一个疑问,为什么要在昭明台举行?复原襄阳晨钟暮鼓的仪式,当然要弄清楚襄阳的钟鼓楼在哪里。中国最早的钟鼓楼,可以上溯到汉末魏晋时代。但是早期所记载的钟鼓楼,往往都是在都城之中或宫禁之中,真正普及到普通城市,则要到宋代,但是宋代襄阳钟鼓楼没有明确的记载。明洪武年间,位于古城中央的昭明台,一度被改名为钟鼓楼,这是最早关于襄阳钟鼓楼的记载。而其后,昭明台就一直承担着钟鼓楼的功用。清乾隆《襄阳府志》就记录昭明台“楼高三层,面南,翼以钟楼”,这种风格一直延续至今,上世纪90年代所复建的昭明台,依然在最高的楼台上给钟鼓楼留下了空间,按照传统的“东钟西鼓”排列。而民间,从清代到民国,都是直接把昭明台叫做“鼓楼”,而且还有一个顺口溜“襄阳有个钟鼓楼,半截擩在天里头”,来夸赞钟鼓楼的雄伟。到今天,由于实行了严格的控规,昭明台依然是襄阳古城最高的建筑,使城市天际线较好地保留古代城市风貌。

  钟鼓除了因声音大、传声远而被选作报时工具外,还因为钟鼓本身是中国传统的礼器和乐器,选择它,也具有政治意义。钟鼓在礼仪上的作用,据传说可以上溯到黄帝时期,其具体表现,我们从《诗经》中可以屡见端倪,例如我们熟悉的开篇诗《关雎》中就有“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”之语。《诗经》中的另一首《彤弓》就更详细记录了周天子时期,朝堂之上钟鼓所展现的盛大礼仪。《彤弓》共三章,每章六句,内容也很简单,正如其题解所说“天子锡有功诸侯也”,就是周天子赏赐立下功劳的诸侯。周天子在早朝上,举行隆重的仪式,把周天子亲自使用过的红色大弓赏赐给他,以示荣耀。在仪式上,奏响隆重的钟鼓之乐,一方面,显示周天子非同凡响的身份,另一方面,表示对诸侯的重视。《彤弓》一文,充满了周礼的秩序和美感。可以想象,周天子的朝堂之设,一定是庄严堂皇的,两边所排列的钟鼓,一定是我们熟悉的大型编钟和类似虎座鸟架鼓的乐器,乐工们举起硕大的鼓槌和钟锤,卖力地演奏庙堂雅乐。受到赏赐的诸侯,从西侧台阶走到周天子身前,从周天子手中接过象征荣耀的火红大弓,一再表示要用一辆专车放置,带回家去珍藏。而周天子,则三次表示自己内心的欢欣,设下丰盛的筵席,颁赐了有等次的爵位,举起酒杯,宾主相贺。美妙的钟鼓之乐,一次次地把气氛推向高潮,完美地展现了一场盛大的仪式。

  钟鼓的传承,已历数千年;晨钟暮鼓,从明代算起,也已逾六百年,这并不是一般的声音,而是一种特殊的,承载几百年先人日常生活的声响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复原晨钟暮鼓,是找回消失的城市声音,续接远去的城市记忆。(方莉)

操作选项

  • 字体大小: 
  • 宽屏阅读:切换
  • 打印文本:打印

专题集锦

  • ad_2018qmj.jpg
  • 1.jpg
  • 图.jpg
  • 1.jpg
  • QQ截图20170628193217.png

分享

鄂公网安备 4206020200001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