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明健:献身国防 奋斗不止

来源:襄阳文明网  责任编辑:代丽思  时间:2019-11-26

  

  年过八旬,仍奋战在破解世界难题的道路上;隐姓埋名数十年,只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提前爆炸;献身国防四十载,唯愿把知识和智慧留给祖国。 

  1958年,他冒着生命危险反复试验,发明了从铀矿石中提炼重铀酸铵的方法,办起了中国第一家水冶厂,确保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提前爆炸。他说,特殊使命,必须要完成,死也要去完成,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信念。 

  1959年全国群英代表大会上,他被授予“全国先进生产者”称号(即全国劳模);1977年11月全国基建工程兵工作会议上,他被授予“基建工程兵先进生产者”称号;2008年中核集团铀矿冶创建五十周年纪念活动中,他被授予“献身国防科技事业”勋章。 

  他,就是被称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燃料功臣、“炼铀之父”的王明健。 

  “特殊使命,必须完成,死也要去完成!” 

  1934年6月出生的王明健,是我市南漳县人,从1952年在中南矿冶学院就读选矿专业开始,他便与原子能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 

  有一天,王明健在图书室看到一本介绍原子弹的小册子,他一口气读完了。看到书中介绍原子弹威力巨大,王明健心想,要是中国掌握了这样的技术,岂不是没人敢欺负?他暗下决心,今后就搞原子弹研究。幸运的是,一毕业,他就走上了自己向往已久的原子能研究之路。 

  1956年7月的一天,一纸调令让王明健和另外10名同学一起被分配到了309大队,直属国务院三办领导,主要从事原子弹研究。 

  1958年7月,王明健突然接到秘密通知: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要提前爆炸,不依靠苏联。而第一颗原子弹能否提前爆炸,当务之急便是解决原料问题。 

  当时,中国的整个核工业体系还处在初建阶段,没有正规的铀矿和处理铀矿石的工厂,而制造原子弹又急需二氧化铀原料。于是,二机部决定在广东某村建立309大队水冶厂,任命王明健为厂长兼技术负责人,要求半年内建厂并制取出二氧化铀的原料——重铀酸铵(代号111)。 

  当时,我国地质学家李四光说,一般的天然铀矿石,能作为原子弹原料的成分只有千分之几。那时的中国既没有不锈钢也没有塑料,就连一般的过滤布都没有,要想从矿石里把这千分之几的铀提炼出来,再浓缩成原子弹的原料,难度可想而知。王明健虽然在苏联专家组学习了一年时间,可苏联专家只给他讲一些原则性的东西,对提取铀的具体方法却守口如瓶。 

  “那个工厂是什么样的?没见过,又没其他资料参考。”王明健没有退缩,“党交给我的任务,必须完成!” 

  王明健绞尽脑汁,苦思冥想,一次借冷水清醒大脑时,他灵机一动:为什么不用稀硫酸给矿石“洗澡”呢?经过反复试验,王明健自创“简法炼铀”,创造了最简单、最经济、最行之有效的炼铀新方法,并在全国铀矿企业推广。 

  1959年8月,王明健接到指令,要求在当年10月1日前提炼出1公斤纯金属铀,并送往北京展览馆,在新中国成立10周年时展出。接到任务后,王明健和助手立刻赶往北京,在一个废弃的车库里做试验。 

  王明健说:“111我知道,要变成131,进一步提纯,由131再解密达到121,由121再解密达到141,由141通过金属还原,达到金属铀。它是什么化合物?131是什么?需要多高温度?多长时间能制出?不知道,是空白。苏联专家知道,不告诉我们。” 

  “和王明健在一起,不是在做科研,而是在玩命啊!”助手经常发出这样的感叹。在试验中,王明健两次经历了含有核辐射的爆炸,身上多处被烧伤,险些丧命。但他凭着坚定的意志,在经历上百次试验后,终于成功提炼出了1公斤铀比重最高的纯金属铀,按期完成了任务。 

  “只要祖国认可我,记住我,我无上光荣!” 

  在前去广东某村前,领导语重心长地对王明健说,一定要抽空回趟家,今后很有可能没机会再回去了。之后,王明健回了趟南漳,此行成了他宝贵的回忆。 

  之后,王明健秘密进驻水冶厂,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。 

  这些年,最让王明健愧疚的是,忠孝不能两全,“我从小是奶奶养大的,可直到她去世,都还不知道我在外面干什么!” 

  1958年底,王明健家中发来电报说奶奶病危,但那时正是科研生产紧张时期,工厂离不开王明健。王明健带领50余名工人夜以继日忙生产,晚上只能和衣而睡四五个小时。第二封电报发来时,奶奶已经去世。王明健对着电报磕了一个头,又投入到生产中。 

  在王明健的带领下,水冶厂工人们经过两年半的苦战,生产出了71.3吨的重铀酸铵,占当时全国“简法炼铀”总量的67%。时任二机部部长刘杰说:“有了这一批重铀酸铵,为进一步生产核燃料,提前爆炸第一颗原子弹具有重要意义。” 

  根据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记载,从1957年3月到1964年4月,王明健虽然绝大多数时间在广东某村,但他的组织关系仍然在北京的研究所。这期间,王明健一头扎进实验室,不断研究,于1964年4月发明了新型萃取剂用于纯化铀,彻底解决了原料问题,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提前爆炸作出了巨大贡献。王明健也当之无愧成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燃料功臣。 

  几十年来,王明健对其所作的贡献闭口不谈。直到2014年庆祝原子弹爆炸五十周年,国家“两弹一星”办公室找到王明健,问他还有什么要求时,王明健摆摆手:“我没有任何要求,只要祖国和人民认可我,记住我,我无上光荣!” 

  “人生最美好的,是把知识和智慧留给人民!” 

  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,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,震惊世界。队员们也回归正常生活,这个时候,大家的秘密身份才对外公开。 

  因为要筹建更大规模的铀水冶炼厂,上级领导希望王明健留下来。想着炼铀厂刚刚起步,需要改进的地方还很多,王明健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回北京的机会,选择留守矿山。他把家从北京搬到了广东的深山里,在中国南方最隐蔽的青山绿水间,继续为国家的核工业事业而奋斗。 

  从1964年到1995年,王明健坚守在一线从事铀矿冶炼研究,默默地为中国的核工业事业继续奋斗。这期间,王明健取得了铀矿冶炼12项重大技术革新、70多项技术革新,实现了重铀酸铵从不能生产到可以生产再到超额生产的三大步跨越。“我这一生,能为中国人民最需要、最辉煌的事业作出贡献,觉得太有意义了。”王明健说。 

  1995年,王明健正式退休。1996年,他才又一次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南漳,见到了几个亲兄弟。 

  退休后,王明健住在广东韶关,晚年生活极为简朴。他把余生的大部分精力用在了自己拟定的新的特殊使命上——潜心研究一道世界未解的量子化学难题。 

  经历了两次爆炸以及长期的辐射暴露,这些年,王明健饱受病痛的折磨,身体十分虚弱。但一被问及伤痛,王明健就有些“愠怒”:“你问得太细了,不需要问这些。特殊使命,必须完成,死也要去完成。其他都是次要的。” 

  今年2月,王明健突然病危,在病床上,他仍惦记着自己20多年的推算结果。有一天,他把小女儿王琴叫到身旁:“爸爸解了一生的一道化学题,我说了你把它录下来,送给科学家,让听得懂的科学家少走弯路。” 

  如今,躺在病床上的王明健依然在演算和思考,他说:“人生最美好的,就是把知识和智慧留给人民。当一个人的生命停止后,他的发现、发明创造还能继续为人民服务。”(襄阳日报) 

操作选项

  • 字体大小: 
  • 宽屏阅读:切换
  • 打印文本:打印

专题集锦

  • 1.png
  • 1.png
  • 1.png
  • 1.png
  • 1.png

分享

鄂公网安备 42060202000017号